忍者ブログ
2017/12/12 (Tu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2/04/04 (Wed)
清明节了丢几个之前写的东西……。

#私下的UTA-RPG设定衍生。
#寿命梗补完,阿圈圈对不起你总是死……ry
#脑补only。流水账
#一共三篇=BED ENDDING全部



------------
PS【无关的话题】埋头练了一个月的基谷满级了^q^

 
猫头鹰的鸣叫声是死的预告
       黑暗将伤口撕裂露出满月
       从信者到不信者再到神父
       都穿着丧服听着风贯穿耳畔的声音
 
 
 
莫拉尔的葬礼
 
 
 
 
       那一天是个阴天。就好像一切都是被算计好似的。
       初秋时节天黑的已经开始渐早,没有太阳的天空阴惨惨的。疏疏落落的人群顺着小路走向郊外的空地。人们穿着黑衣,手中捧着娇嫩的白玫瑰,暗淡的灯光下泪水也被掩盖了踪迹。
       风吹动树叶,无助地落在黑色的棺木中。顺着他的侧脸滑了下去。
       少女注意到了。
       她伸出手,拿掉滚落在百合花中的枯叶,有意无意地用指尖触碰他的脸颊。骑士安详的闭着双眼,仿佛沉浸在一个美丽的梦境中。
       除了那被刻意忽略掉的,冰凉的体温。
       她默默收回了手臂,那片枯叶被她随手丢掉了,在风里打着旋,好像跳着宫廷的华尔兹。和白色不相应啊,她想。她总觉得他的银发应该更适合更加艳丽的颜色,而不是这些苍白的连芬芳都消逝殆尽的白百合。
       黑纱盖住了她浅红色的发丝,遮挡了她的视线。整个世界是饱和度低的暗色。
      
 
       今宵,是他的葬礼。
 
 
       云层散射的最后一丝光亮也渐渐消失了,殡葬师点起了提灯。淡淡的白光不足以照亮所有出席者的表情。影子被光源拖得很长,随着风的吹动逐渐扭曲。
       她向后退了几步,站在棺木后不远的地方,看着那些他爱着的人民们为他献上最后的白玫瑰。她的手里空空的,心里也空空的,因为她自己找不到任何一样东西可以作为送走他的最后的信物。所以她什么都没有拿。太过重要了,反而无可替代。
       黑色的长裙,黑纱头饰,人类的葬式她并不了解,在她的族群里,死亡是司空见惯的事。如果硬要说重要的人死去后有什么仪式的话,那大概便是吃掉它的尸体,成为同伴生存下去的能源吧。
       把他的血肉都吞下去,她不是没想过这样的事,但是仔细想想,她又觉得自己一定做不到。他好像安详的睡着,就让他这样睡着吧。沾满鲜血的只有她一个人就好。
       说到底,他们本来就是不同的人,到底在奢求什么呢。
       她转过身,让视线离开那刺眼的棺木。树林被风吹得沙啦啦得响,从远处的湖面上开始升起透明的薄雾,像是谁在呜咽着。猫头鹰的眼睛睁得又大又圆,盯着树下的少女。发出一声凄咧的长鸣。
       到底是谁呢,藏起了心中的动摇。
       她的双眼干涩,轻轻一眨,眼角便莫名的疼痛。
       殡葬师走到她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想说我没事,嗓子却沙哑得发不出声音,最后她只是轻轻了点了下头,殡葬师告诉她,要准备下葬了。
       她望过去,献花已经结束,白色的花瓣散落棺木的周围。四周点起的蜡烛摇曳着,他的表情开始渐渐模糊。一瞬间她以为她只是在梦中。
       主啊,请将他的灵魂引入您的怀中,指引他走向众人渴求的天堂。
       神父做着最后的祷告词,人群寂静无声,当他的最后一个尾音结束时,葬仪场上只能听到风吹拂树叶的沙沙声和猫头鹰模糊的啼叫。
       她愣在那里,看着棺木的盖子缓缓的被盖上了,黑暗吞噬了他最后的面容。
       没有了。
       什么都没有了。
       关于他的……
她所有的坚持在那一刻全都崩溃了,那些本以为早就流干的泪水从眼眶中不断涌出。猛地甩开在一旁想安慰她的人们的手,她脱力一般的跌坐在地上,用双手紧紧捂住了耳朵。人群开始嘈杂起来,但很快所有的声音都似乎离她远去,她独自在黑暗中,对着无可奈何的事实大声哭泣。
没事的,他没有走啊。
在自己沙哑的哭声中她听到有人这么说,声音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她睁开眼,泪水迷蒙得有些看不清面前的人。只能看到浅红色的发丝就在自己眼前。
那是另一个自己。温柔的把手搭在她肩上。
他没有走啊,她说,在你心里,他一直都存在着。就像灯塔一样。
所以,带着他的份,好好活下去吧。
另一个自己这样笑了,她觉得这是她这几天以来第一次感到温暖,温暖得近乎绝望让她又有想哭的冲动。她想问,他真的没有走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她觉得她似乎找到了一个依靠,可以一个人走下去了。
 
 
 
 
 
钝响。
模糊的世界瞬间变成了一片鲜红。
 
 
 
 
她张了张口,声音却被溅在脸上的血堵住了。面前的自己就这样直直的倒了下去,带着某种难以置信的表情。贯穿了身体的是握在自己手里的双刃斧。她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沾满血的双手和衣服,温热的,还在流淌着的。
她……
有人蒙住了她的眼睛。是和刚才一样的声音。
那声音很轻,很柔和,却很冰冷。她说:你忘了吗,夺走他的是这个另人憎恨的世界。
 
 
 
                                                 ——道德的葬礼——
                                  我的灵魂从那一天起,就已经死了。

 
 
 
天亮之前,出席葬礼的人全死了。
残落的肢体像是被什么利器劈开,或是被烈火炙烤。鲜血染红了草地,染红了葬式的白玫瑰。那一天,没有一个人活着走出这片树林。
棺木的盖子被翻开,少女趴在边沿上静静的睡着,她的右手握着鲜血淋漓的战斧,左手伸进了棺木中,染红了骑士身边圣洁的白百合。
树上的猫头鹰发出一声悲鸣,扑扑翅膀飞走了。
黎明再也不会到来。
 
 
 
FIN
 
 
1945字
 


#



昇る 昇る 太陽が
升起吧,升起吧,太阳啊
 
わたしの場所を浄化する
把我的容身之所净化吧

 
 

 

 
       暗红色的血雾缠绕着他的脖颈,像妖艳的红绳一般一闪而逝,胸腔是满是令人怀念的铁锈味。
       魔法师还在寻找着。
       四周耸立着高大的树木,枯萎的枝干像是巫婆干瘦的手掌,张牙舞爪地像四周伸展。乌鸦的叫声变了调,脚下的草丛里,血已经干涸,骷髅的苍白的颅骨被瘴气熏得血红。
       他的两条血犬在嗅着空气的味道,那是死的味道。这些不死的生物是用黑暗的巫术铸就的静止时间,它们总能敏感的察觉到死亡的降临。不明的预感浮现在魔法师的脑海中,他能感觉到,这里离死很近,近在咫尺。
       这片森林拒绝了阳光,血雾与瘴气环绕在树干之间。
       不可能有任何生物能在这里生存。
       魔法师是黑龙,浓烈的瘴气并不能对他产生任何威胁。黑风衣划过草面发出沙沙的声音,像是被牵引一般,他毫不犹豫得朝着一个方向前进。
巨大的枯树便拨开雾霭,耸立在眼前。
血犬不安的骚动起来,它们发出低沉的咆哮声。很近,魔法师想着,他完好的左眼看向树枝之间。
少女坐在倒塌的树干上,垂着头,像一个被遗弃的人偶。
       魔法师的心脏猛烈的跳动了一下。
       预言,准确无误的实现了……
       他想走近一点,迈开的腿鞋底摩擦地面发出了细微的声响,瞬间,周围传来许多翅膀拍打的声音。不知停落在哪里的巨大乌鸦们纷纷嚎叫着飞上了天空,尖利的声音回荡着逐渐被扭曲,枯瘦的黑色羽毛散落一地,树枝在微微颤动,雾霭开始翻涌,他的血犬焦躁的来回踱步,疯狂的咆哮着。
       树上的少女慢慢睁开了眼睛,金盏花覆上血污。
       那种预感越来越清晰,他能感觉到灵魂在战栗,尖叫着快逃。死的轮廓被一点点描绘。少女就是死亡本身,她的目光没有焦距,但却毫无疑问在注视着他。她浅红的头发被血染成了暗红,她白色的衬衫上有干涸的血迹,她裸露的手臂上布满了触目惊心的伤口,她的一只角断了,她只剩下了半条尾巴。他无法确定这是否就是那个被称为妹妹的孩子。
       太迟了。
       太迟了。
       电光火石,斧刃切开血雾瞄准了他的方向。魔法师吟诵了魔力护盾,利斧只擦到他肩膀的边缘,瞬间划开了一道巨大的伤口。一只血犬没来得及避开利斧的轨迹,被砍得支零破碎,无法受到魔力维系的骨骸轰然倒地。
       少女跳下树干,似乎是被血的味道所吸引。她拔起插入泥土中战斧,再一次向魔法师冲来。
       太迟了。
       声音在魔法师的脑海中回荡着,像是拿小刀刻在灵魂里,比任何伤口都要痛。
       她已经把精神封闭起来了,她的灵魂已经死了。
       你没能救她。
       你不可能救她。
       她已经是“恶龙”了。
       斧刃劈开了护盾,另一只血犬也在哀号声中倒下。魔力凝聚的血箭猛地刺穿了少女的侧腰,然而却无法阻止她的步伐,少女就好像把疼痛这种东西,全部丢掉了一般。
       魔法师捂着肩部的伤口后退了几步,身上满是深深浅浅的鲜红。
       他低声念着少女的名字。那几个音节对于她就仿佛不存在,少女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眯着眼睛,嗅着从他身上散发的血的味道。
       死亡的味道。
       魔法师重重得咬紧了牙。
就连让她解脱这种事……也做不到吗。
       真是没用啊,我。
       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那孩子会死在别人的手里吧……
       失血过多使他的视线有些模糊,少女就站在几步之遥,斧刃正对准心脏。魔法师觉得有点讽刺,他为少女咏唱过无数预言,然后最终,关于她的最后一个预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也许当时留在她身边的话,命运会被改变吗?魔法师闭上了眼睛,记忆里的时光开始回溯。
       她出生之时的第一声鸣叫,她变成人类的浅红发丝,她对着自己鼓起的脸颊,她在海崖上哼唱的歌,她出发的那天,阳光为她镀上的浅金,她在陌生小镇上走过的身影,她幸福的笑容。
       他曾经固执的认为,她是王的子嗣,他是被放逐的异族,不可能对等的存在。他试着淡出她生命的舞台,他觉得,她已经很幸福。
       啊啊,我才是胆小鬼。
       刃尖准确无误的刺穿了心脏。
 
 
消える消えるぬくもりが
消失了,消失了,那份温暖
 
わたしの場所を連れていく
连同的我容身之所一起带走了

 
 
我的死是施加于你的,无法逃脱的诅咒。
       你的精神将会永远的被封闭,只为了杀戮与毁灭而生,宛如天灾。
       这样的话,吞噬精神的代价会赋予你强大的力量。
       对不起。
       …………但是,无论以哪种形式,我还是希望你能活下去。
 
       魔法师轻声说着,抱紧少女肩头的手滑落了下去。
       太阳被血雾染黑,丧尸一般的乌鸦开始嚎叫,倒塌的树木发出悲鸣,灵魂的时间停滞了。
       少女看着魔法师沾满血迹的脸,歪着头,模模糊糊的记忆像是一团迷雾。她呆呆的望着,忽然有什么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
       像是要掩盖被少女忽视了的泪水一般。
天空降下了黑色的雨。
 
 
 
FIN
 
1791字



#




泥土之上是谁的残骸。
      
残骸之上开着无名的花。
      
花朵之上树枝相互交缠。
      
树枝之上雾霭蒙蒙。
      
雾霭之上,有黑色的太阳。
 
      
 
「死ねば...」
 
 
细菌污染
 
 
 
       芙洛丝猛的睁开眼睛,淡粉色的窗帘被风吹的轻轻飘起,窗外是阴天。少女呆呆的盯着灰色的天空看了一会,眯起眼睛去摸床头的闹钟。凌晨六点十分,之前设定的闹铃马上就要响了。
       她把头埋回布团中,蹭了蹭,然后起身去抓挂在床头的制服。
      
“早安。”
       “早安,拉克里”
      
       父母似乎都因为工作早早出门了,黑发的兄长坐在客厅的餐桌旁整理制服的领带,在打过招呼后递给她了一杯刚沏的热可可。女孩子打了个哈欠,然后拉开了椅子坐下。
       “怎么了,没睡好吗?”
       “唔,凌晨的时候做了奇怪的梦”
       “梦?”
       “具体是什么梦我也记不清了……但是总是有种微妙的在意感。”
       “比起那个还是更在意现实一些吧,你不是说要和那个邻居家的女孩子一起走吗?我估计她应该已经在等了。”
       芙洛丝盯着杯子的边缘愣了几秒,然后突然哇得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拉克里感觉到桌上所有的餐具都震了一下。
“我完全把这个忘了!”
       少女把可可一饮而尽,然后抓起一片吐司向玄关跑去。
       “那我先走了哦,放学的时候等我一起回家啦”
       她提起背包,把吐司叼在嘴里。磕磕鞋子出了门。
       门前的风铃发出一阵清脆的叮铃声。
 
 
「把那家伙无视吧」
 
 
 
       初夏的清晨还是有些微凉,清风吹着女孩子们的短袖制服。坡道的拐角处,黑发的少女挂着耳机轻声哼着小曲。
       “奇尔~”
       芙洛丝挥着手,三两步跑到她身边。被称作奇尔的少女把耳机摘了下来,抱怨了一句好慢,然后两个人并排向学校的方向走。
       “今天看起来精神不是很好啊,没事吧?”
       走了几步,奇尔突然想起来似的对她说。有这么明显吗?芙洛丝想。
       “早上睡醒之前似乎做了什么噩梦,被吓醒了。”
       “呜哇,都和你说了大晚上别随意猎奇……”
       “我哪有猎奇!诶反正不是那种感觉啦”
       好像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被忘记了,少女想,但是具体是什么…又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的东西很容易就被少女淡忘了,奇尔拽着芙洛丝的衣角让她去看校门的方向。三三两两一组向教学楼走去的学生之中,茶色头发的少女站在大门旁边,在等着什么人的样子。
       “啊,伊它酱”
       “我赌五毛钱她在等你们班那个红毛。”
       “显而易见啊,我赌一块钱你接下来会说你希望烧死那对异性恋”
       “恩,不愧是发小”
       黑色长发的好朋友咧开了一个坏笑,然后乐呵呵的向伊它西亚跑去。芙洛丝站在后面看着奇尔调侃了伊它几句然后两人开始玩起来嘛来嘛就戳一下和不要你这变态快走这样的游戏。很明显她和奇尔搅合了小情侣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二人世界路线,一想到这里芙洛丝就莫名的觉得开心。她看着伊它气鼓鼓的脸觉得自己也应该去掺一脚。
       这样想着,侧腰忽然传来一阵剧痛。疼得自己一个踉跄。
       怎么回事?
       少女闷哼一声,用手捂住发痛的地方,但是那里什么事都没有,连淤青都看不到。
       ……难道闪到了。
       脑海中又情不自禁的想起早晨的梦,似乎也是阴天……她想着,直到思绪被奇尔和伊它打闹的声音唤了回来。
       像是掐好时间一般的,预备的铃声响了。
 
 
你已经不掉了
 
 
       “可——恶——!”
       安维脱力一般的趴在课桌上,他刚刚的吼声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打断了教室里纷乱的聊天声。上课铃刚过,但是老师似乎迟到了,学生们继续着自己课间的话题。
红发的青年不爽的挥了挥手里的掌机,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明明是一起打的怪为毛每次你拿的素材就比我多!!为什么!!”
       “嗯,大概是幸运A和幸运E的区别吧。”
       芙洛丝把自己的P●P收回包里,看了看怨念得要长出蘑菇的安维,不由感到一种愉悦之情,于是她换了一个欢快的语调。
       “没事,不行中午再帮你刷一轮。”
       话音刚落,迟到的老师终于匆匆赶进教室,芙洛丝觉得自己掐时间的功力越来越有进步了,下课后一定要去炫耀一下。这时前面的同学开始传讲义,古代文学鉴赏的诗词看着有点眼晕。坐最后一排的她干脆撇过头去看窗外的树叶。
       还是阴天啊,大概会下雨的样子。
       灰蒙蒙的昙天,和记忆中哪里的断层重合了。芙洛丝闭上眼睛模模糊糊的想着,画面在脑海中渐渐成型。那一天天空很暗,小路是通向森林深处的,猫头鹰的啼叫声,像极了被掐住喉咙的濒死婴儿,人们在低声的哭泣,白色的葬花散落一地。
       ……痛!
       少女猛的清醒过来,左腿刚刚莫名的疼痛。但当她去检查的时候,和早上一样,什么事都没有。
       啪嗒,来自右边安维的纸条。
       [没事吧?看你刚倒吸了口气]
       没事,大概是我睡迷糊了。芙洛丝这样回复。虽然她觉得不可能只是这么简单。
 
 
不会有人站在我这边
      
 
       中午的时候果然开始下起了雨。稀稀落落的。
       下午怎么回家啊,不知道拉克里带伞了没有……芙洛丝撑着脸迷迷糊糊的想着。奇尔猛的拿过她面前的一包零食,然后开始嘲笑安维的幸运E。后者越来越低落忍不住把头埋到伊它西亚肩上求治愈。
       已经是午休时间了,食堂里除了四人以外空荡荡的。芙洛丝觉得自己有点不在状态,最近只要一犯迷糊那个画面就会出现在脑海中,然后伴随着身体某一部分的剧痛。该不会是得了什么病吧……少女有些担心的想。
       “芙洛丝……没事吧?”
       她抬起头,对上了伊它西亚关切的目光。
       “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心事……”
       “诶?”
       “对哦,今天早上看你精神也不太好,好发小你怎么了?是不是吃坏了?”
       “怎么可能啦!”
       因为我总做怪梦身体还一阵一阵的痛啊!……这么说鬼才信。少女只好摆摆手,告诉他们自己没事,只是因为做梦没睡好而已。
       说起来做梦,那个梦里的场景渐渐清晰起来,好像是葬礼。
       ……谁的葬礼?
       芙洛丝皱着眉头想了想,决定下午还是翘课吧。
 
 
心早已被破坏
 
 
       “日~安~”
       少女以一种不太雅观的力道推开学生会活动室的门,正坐在里面整理文件的黑发少年被吓了一跳,白花花的A4纸哗啦哗啦的落到了地上。
       “……可以下次好好开门吗?”
       “呃,抱歉,习惯了。”
       弯下腰帮艾斯捡起了掉在地上的纸,芙洛丝环顾了一下周围,一如既往的一尘不染。她歪了下脑袋,在对方问出为什么上课的时间你会来之类的问题前,抢先开了口。
       “阿圈呢?”
       “会长吗”少年一边把纸塞回柜子上一边回话,“应该去上课了吧,现在负责整理活动室的是我……”把柜子上的东西码放整齐后他弹了弹手,继续补完刚刚没说完的话。
       “估计一会就会来了,你如果要等他的话到里面那个会客室里等吧”
       “嗯,辛苦了哦”
       她哼着歌走了过去,然后直接扑到软趴趴的沙发上。窗外是沙沙的雨声,听着听着少女开始觉得眼皮重了,为什么最近这么困呢。她闭上眼睛,呼吸开始变得均匀。
梦境铺展开来。
       那一天没有下雨,直到最后都只是阴天。夜幕降临的时候,没有颜色的雾气笼罩着森林。神父的祷告词过后,有女人嘶哑的尖叫声。然后人群开始骚乱,哭泣,嘶喊,在地上抽搐的肢体,染上鲜红的白色花蕾。
       再也没有降临的黎明。
       又一次被突然惊醒,但这次却没有疼痛。芙洛丝急促的呼吸着,梦里的场景更加清晰了。这绝对不可能是我的记忆,只是噩梦……噩梦而已。她深吸一口气,想平静一下自己的心情。
       “……噩梦?”熟悉的声音。
       芙洛丝抬起头,银发的男生俯下身看着她。
       似曾相识的银发。
       “嗯…噩梦。最近总是睡不好”少女揉了揉眼睛,对方轻轻的拍了她的头。
       “是怎样的梦?说出来也许会好一些。”
       “怎么说呢……”她按着眉心,“好像是葬礼,森林里的葬礼,然后很多人都死了……”
       “谁的葬礼?”
       “谁的呢……”
       棺木之中,在白百合中沉睡的,有着漂亮银发的白骑士……是谁。
       是“你”啊。
       像是被泼了一头冰水,少女忽然间猛的站起来。
会客室里空无一人。
 
 
好想快点解脱
 
 
       少女在走廊中飞快的奔跑着,仿佛不知疲倦一般,然后明明是下课时间的教学楼里,却一个人也没有。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少女的思维是一片混乱。
       我不可能出席过他的葬礼,因为他还活着啊,随便谁都可能为我证明啊。
       呐……有谁来……。
       教室,走廊,食堂,操场,空无一人,整个世界只有少女自己纷乱的呼吸。不甘放弃的掏出手机,屏幕亮起的一刻少女整个人呆住了,通讯录里,一个号码也没有。
       紧接着是好像要碾碎身体的痛楚,从心口的位置传来。
       因为疼痛而滑落的手机顺着窗口掉了出去,砸在地上粉身碎骨。少女跌倒在走廊里,疼痛从胸口扩散到全身,每一个细胞都仿佛被细菌污染了一般,叫嚣着痛苦。
       记忆中的断层开始重构,时间仿佛走马灯一般,过去的片段是老电影。眼前的世界在迅速的崩溃。
       虚幻的想象的少女的幻想乡,在现实面前瓦解了。
      
好痛……全身都好痛……
被细菌污染
       …谁来救救我……
伤口已经治不好
奇尔……伊它……安维……大家谁来、谁来救救我!
最短的距离跳下来
哥哥……阿圈…………
连漂亮的都做不到啊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不会有人来的。因为我已经……
 
 
 
 
 
 
细菌污染扩大了
 
 
 
 
       龙类巨大的身体轰然倒下,遍体鳞伤的勇者们发出欢呼的声音。被工会以“死亡森林的魔女”命名的恶龙在众多冒险者的进攻下终于被讨伐。海尔登贝大陆北部的一个巨大威胁已经荡然无存。
       耳边充盈的是人们的欢呼与喜悦之声。芙洛丝微微睁开眼睛,意识回来了,身体也已经不痛了,大概是细菌污染被治好了吧,她自嘲的想,但是眼皮好重,好想睡……
       如果睡了的话,能不能回到刚刚那个梦里去啊。
       至少,至少让我再和他们说一声。
      
       对不起
       还有
       谢谢,我爱你们。
 
       黑雾与瘴气散去,阳光终于照了下来。
好温暖啊,这样想着,倒在地上的红龙慢慢闭上了眼睛。
 
 
FIN
 
之前假期里断断续续写的。每次码字总能从听歌中找到梗;w;

拍手[0回]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word
HOME 3  116  115  114  113  112  111  110 
Admin / Write
最新コメント
[01/14 散昔]
[12/27 狸]
[12/27 NV]
[11/19 狸]
[11/17 NV]
プロフィール
HN:
d.fox
年齢:
24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2/12/30
自己紹介:
通用名:D.fox
[deletefox/貍/タヌキ(tanuki)

通稱阿貍

大学生
北京居住
混吃等死隨波逐流

目前熱衷
[ANIME&COMIC]
マギ:黑白MAGI,信號燈三人組,シンジャ
FZ:雁夜中心,B組廚無誤,三騎都是我的嫁,毫無疑問的全員愛
P4:主花

[GAME]
POKEMON:聖誕色/主♂ライ主♀/BW主♂N & N主♀
Moster Hunter:怪物擬人愛/雄火龍本命/轟迅/雷狼溺愛
WOW:DK是瑪麗蘇的理想對象/黑龍家本命/龍廚法師廚/但自我帶入是德魯伊

[SONGS]
VOCALOID:雙子/大哥/性轉換大好



NICONICO星人
PIXIV常駐居民



QQ.102428565
MSN.alice0563@yahoo.cn
Mail.alice0563@sohu.com
[歡迎搭訕^q^]
カレンダー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留言版
搭訕歡迎^q^
Pixiv

計數器
新弄一個試試ww
MicroBlog
digu
忍者ブログ [PR]